LuckyHu Blog

Home MyGame MyApp About

一点经验教训

12 Oct 2011

本文由博主翻译,在外刊IT评论上发布,见这里。本文与外刊上的文章稍有不同,感谢外刊IT评论对文章所作的修正,尤其是题目,困扰我很久。

今天,我想聊一聊这些年作为一个投资人以及创业者学到的最重要的经验。

我最让人刻骨铭心一段经历是我刚进入科技领域的时候。我申请了成千上百个工作,从字面意义来讲一点都不夸张:低级别的VC,创业公司职位,以及各种各样大的科技公司的职位。我的背景比较特别:我是一名哲学专业的大学本科生,同时是一名“自学成才”的程序员。所有我申请的职位都拒绝了我。

这段经历非常有用,因为它让帮助我成为一个厚脸皮的人。我慢慢意识到那些这些雇主不是因为我这个人本身或者我的潜力拒绝了我,他们只是不能接受我的简历。当这个过程变得非针对个人的时候,我从策略上就变得更加大胆了。最终,我获得了一份后来导致我进行第一次创业的工作。

找工作最棒的事情之一就是你的回报几乎就是一个最大值,而不是平均值。大体上,创业做的那些事情也是这样的:融资,建立团队,招聘,开拓市场等等。

所以,直到今天的每一天,我雄心勃勃地坚持不断尝试新东西,不断地被鄙视。

我花费了很多时间来鼓动人们到创业公司来,我很吃惊地发现经常有聪明并且雄心勃勃的人陷入一些他们不喜欢的领域当中,只是因为他们感觉自己在一天一天不断地进步。

我觉得对于逃出这个陷阱在计算机科学中有一个很好的类比:爬山算法。请想象这样一个场景,有很多高度不同的山,你被从这个场景中一个随机的地方被扔下去,你如何找到这个场景中的最高点?

当前这座山的诱惑力很强。有一种人类本性的趋势会把下一步当做是上升的。人们掉入了一个被行为经济学家反复强调的陷阱:人们总是有组织地趋向于过高地估计短期回报,而低估长期回报。

这种影响貌似在野心更大的人身上表现得更强一些。他们的野心让他们更难放弃踏出附近这上升的一步。

从计算机科学中学到的是:在人生的道路上稍稍走些弯路是有好处的(尤其是早期),把自己随机地丢到一些新的领域,当你发现了最高的那座山的时候,就不要在现在的山上浪费更多的时间了,无论你将踏出的下一步会比现在高处多少。

大多数顶尖的互联网公司在十年前的今天都不存在。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些公司都很有危机感,他们的管理者都时刻意识到自己的公司随时可能失去领先地位。

之所以那些伟大的新鲜事物都像是被偷偷做出来的,是因为这些东西一开始都被当成玩具给鄙视了。这是Clay Christensen的“disruptive technology” 理论中的观点,这个理论被大量地学习,但我认为,它很少得到实际应用。因为有悖传统的管理学常理。

颠覆性的技术都被当成玩具鄙视的原因是当他们被启动的时候超前于当时用户的需求。第一台电话只能传输一两英里的距离。当时的领军人物Western Union并没有去获取电话技术,因为他们没有能够看到这种技术能对他们当时最大的两个客户-商业和铁路-有什么用处。他们没能预见到电话技术和基础设施会得到疯狂的发展。同样的事情也后来也发生了,大型主机商眼睁睁地看着个人电脑发展起来,现代的科技公司见证了Skype。

十年后,前十名的互联网公司会和今天很不一样。这些新的公司将会是那些现在看起来还像个玩具的东西。

互联网经历了起步和爆发-泡沫产生,破灭,到如今的复兴。砖家们预测另一次互联网泡沫的破灭即将到来。无论短期内会发生什么,我们确确实实知道每年我们能看到越来越多的制造业开始屈服于互联网变革的力量。

已经产生变革的领域有:音乐,新闻,广告,电信。正在产生变革的领域有:金融,贸易,电视电影,社会地位,政府。即将发生变革的领域有:卫生保健,教育和能源等等。

因此美国已经主导了互联网创新,要想保持这个领先地位,美国要做一下几件事情,包括:把硅谷的创业观带到其他的国家;允许有才华的人去往任何能施展他们拳脚的地方–比如通过改变移民政策来达到这个目的。

最重要的是,美国致力于在银行,法律,咨询行业发展的人太多了。当我去大学校园为创业公司招聘的时候我一直遭遇到这种偏见。我们需要引导新一代在能直接改善人类生活的领域进行创造和冒险。

因此,我的建议是: 1.不断地尝试,即使不断地被鄙视 2.找准方向 3.创造令人惊奇的玩具 4.把那个玩具培养成为给工业界带来巨大改革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