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kyHu Blog

Home MyGame MyApp About

屌丝的命,文艺的心

18 Apr 2012

今天北京下了很大的雨,刚才一声惊雷,小区里的车子全都开始响起警报,犹如夏天的蝉鸣。

这两天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联系上了小学同桌,10几年没见面了,虽然只是在qq上简单聊了几句,但在相册里看到她照片的瞬间,真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和我记忆中小学时候的样子相比变化不大,让我一下觉得仿佛也穿越到了过去。

大二的时候写过一篇关于她的日志,贴在人人网上,挖出来看了看,又回忆起种种,不免更加感慨。翻了翻她的qq相册,聊了聊这些年的生活,读了读她写的qq日志,模糊地感受了一下她这些年的喜怒哀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得知她现在也是快要结婚的人,发自内心的高兴,但也总有种说不出的酸楚感,不是别的意思,只是对时光,对青春这个东西突然有些莫名的伤感,其实也只是23,4岁的人,但回过头去回忆12,3岁的事情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文艺起来,就好像站在40岁的年纪再来看20岁的自己。

这两天都有种冲动,想买上机票,去找她说说话,虽然也没什么特别想聊的事情,也没有非要见的理由,但这种冲动总是时不时出现在脑子里,或是想起一句话,有些事现在不做,永远都不会做,有些人现在不见,永远都不会见了。但还是忍住了,自己抽风,还是不要打扰别人的生活好,况且能说些什么呢。

在qq上聊天的时候,有些生分,毕竟这么多年了,没有什么交集,她说不记得送我文具盒了,还叫我高材生,心里有小小的失落,我宁愿她骂我一顿,我以前那么欺负她。

偷偷在她相册拿了一张照片过来,我最喜欢的一张,希望她的背后永远有这么一片广阔的天地:

最后挖来大二的时候写的日志,文笔略显稚嫩:

前段时间听说某童鞋记得小时候和我一起学过乒乓球,还记得我的名字,最近偶然遇到某童鞋说记得中考的时候坐我前面,也是认识我的,我吃惊不小,原来大家都这么注意生活中的小细节,但我对这些都一点印象都没有,其实我向来都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只是高中过后才变得有些神经质加优柔寡断,以前我常常会忽视生活中的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来不管别人的想法和感受,近来又开始和某小学童鞋有了联系,于是想起另外一个叫胡荷的女孩….

之所以用一种这样陌生的方式说起她,因为那确实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她是我小学时候的同桌,关于她的记忆已经支离破碎,努力回忆才想起一些零散的碎片,比较清晰的是她有一天下午放学很不好意思地把我叫到一边送了我一个上面画了个狗狗的文具盒,好像还说觉得我的文具盒太旧了之类的话,不过文具盒早已不知去向..记忆中她还是个很爱哭的人,不过多数都是因为被我捉弄被我挖苦,记得常挖苦她长胡子(其实只是嘴巴上有点小毛毛),她天生舌头有些问题,一着急说话就结巴,于是我就常常学她说话,有时候又会挖苦她的头发不好看,有时候又挖苦她长得很肥,有时挖苦她脑子笨,隐约记得有一次她穿了一套新裙子来,我故意笑了好久,她的脸从鼻子尖一直红到耳朵根,从来没见过人可以窘到那个程度,没多会又哭了起来。她哭的方式很多,头埋在手里哭,转过去对着墙哭,最特别的就是边写作业边哭,泪水径直滴到作业本上,也不用手去拭泪,大概是怕别人看出来,哭的时候她常常会写日记,也许在日记里把我痛骂一顿,毛说她嘴巴蛮厉害的,不过好像都总是说不过我,有时候她会突然一个人生闷气,我就会说她更年期之类的,我记得无论她哭还是生气的时候自己都很少安慰她,还经常落井下石,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真是蛮混蛋的..骂自己没别的意思,只是记得她平时对我都蛮好,除了送我文具盒,还经常带东西到学校来分着吃,那时我经常流鼻血,每次都是问她要纸,下午上课打瞌睡也叫她帮我看着….能记得的大概也只有这么多,毕竟那已经是8年前的事情了,差不多是我能记事的生命的一半了,上了初中就再也没听说过她的消息,那时都还小,也重来不知道跟同学保持联系,8年来直到今天才想起她,希望过得她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