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kyHu Blog

Home MyGame MyApp About

如果有重来1

30 Aug 2014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个故事我想从一个叫游钟婷的姑娘说起,游钟婷的家乡在四川广安市邻水县,那是一个依山傍水,安静祥和的小县城,和众多来北京打工的小姑娘一样,钟婷和男朋友在通州这样的远郊租了一个便宜的一居,每天早上挤6点的公交,再转地铁,花两个小时去上班。钟婷上学的时候成绩不好,初中一毕业她就跟家人说要出去打工,家人也没有反对,一转眼就是6年过去了。

初中文凭在人才济济的北京也找不到什么特别好的工作,钟婷做得最多的就是服装导购,每天从早上八点站到晚上八点,中午休息半个小时,一个月2000多块的工资,管吃饭,按卖出去的衣服多少有点奖金。如果是在小城市,这样的收入算是普普通通。但是在北京对一个二十出头,爱玩爱打扮的姑娘来说,钱总是紧巴巴的。随便逛下屈臣氏就可能花出去半个月工资,还是挑来挑去捡几样。

对于这样的状态,钟婷也不甚满意,但她起早贪黑,每天累得甚至没精力思考未来,每天就这么过着,也不知道自己在北京这么过去下到底期望些什么,但是对于回老家,钟婷也总觉得不甘心,也许这是所有北漂人的通病吧。

钟婷的男朋友叫吴磊,以前当过兵,退伍以后一直没找什么正式工作,经常就是去做一些兼职的特卖活动,一般就持续4、5天,做完了就在家待着,过几天再去找下一个兼职,这样下来,吴磊并没有什么稳定的收入,租房子的钱都是钟婷出的,自己赚的钱买点菜抽点烟就剩不下多少了。他们俩为这个事已经不知道吵过多少次架了,钟婷其实也不指望吴磊能赚大钱,她只希望他能找个稳定的工作,不要让自己这么辛苦,一个女人不管多坚强多能干,内心深处其实总是希望有那么一个人可以让自己依靠,这像是一种本能,根植于每一个女人的心里。每次吵完,钟婷总是默默地流泪,但她从来没有说过分手,因为她割舍不下这份感情,毕竟已经在一起快两年了,吴磊对自己已经有像亲人一样的感觉了,对她来说,在这个冷冰冰的城市,这种感觉是支撑一个人不会崩溃的支柱。

除开事业上不上进,其他方面吴磊其实是个不错的男朋友,他不兼职的时候,总会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家里不会堆一件脏衣服,厨房不会有一个脏碗,这也许是部队生活给吴磊留下的习惯,每天晚上,吴磊就会做几个小菜,等着钟婷下班回家。吃完饭,钟婷经常会因为太累倒头就睡,吴磊就收拾好碗筷,有时候到楼下的小超市买点水果回来,削好皮叫钟婷起来吃,有时候出去和几个朋友喝点小酒,有时候就到处瞎转悠。对于一个25,6岁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生活确实显得有一点不合适,尤其是在北京这样一个到处都是鸡血的城市,人人都想着要在这里出人头地,混出个样子来,吴磊有点显得格格不入,但是吴磊自己并没有这种感觉,他觉得生活就这样简单平淡就行了,没必要去奢求什么,赚钱,够花就行了,喜欢一个人,对她好就行了。我们并不能说吴磊的这些想法有什么过错,只是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这一切似乎不是那么行得通,但有的人也许天性就是这样。

只有在每次和钟婷吵架的时候,吴磊偶尔会因为钟婷的一些气话在胸中燃起一点点想要做点什么的火苗,但是隔那么几天,却往往又变回老样子,继续找着不稳定的工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生活着。

在北京虽然辛苦,但也并不是过得没有任何乐趣可言,钟婷是个喜欢热闹的人,放假的时候,钟婷会到朋友花椒家里面打麻将,有时候会叫上一群人出去聚餐,唱歌,大家嘻嘻哈哈哈的吹牛扯淡能让钟婷觉得开心放松,和这些朋友一起的时候,钟婷都显得特别大方,这让本来就紧巴巴的收入雪上加霜,但钟婷实在是接受不了聚会aa制这种先进的产物,每次吃完饭,大家都稳如泰山,没有一个人提结账的事情,钟婷每次都是最先提的那个人,当服务员走过来的时候,其他人都开始聊天抠指甲,钟婷总是会豪迈地拿出银行卡,说:“我来我来。”当然,没有人反对的。

也许是自尊心作怪,也许是要面子,钟婷就这样成为了这个朋友圈最大方的那个人,我们都能看出来,这些吃吃喝喝的都是些酒肉朋友,当你真正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很可能就消失了,钟婷是否明白这些我们也不得而知,但我们生活中总是有这样的人,会把一些别人不在乎的东西看得很重,这不能说对错,只能说每个人对生活的理解不同。

如果放假的时间长,钟婷会和几个有车的朋友去郊外玩一玩,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在北京市区,新鲜空气是一件很奢侈的东西。这些活动吴磊一般都不会参加,一方面是这些朋友都是钟婷认识的,和他本来没什么交集,二是钟婷本身也不常带他去。未婚年轻人的朋友圈里总几个关系暧昧的朋友,这样的关系并无伤大雅,但有时候却非常危险。如果有另一半在场,这样的气氛会变得非常奇怪。所以钟婷一般都是单独去玩。

钟婷来北京两年时间,之前的四年都在广州,在北京能算上闺蜜的朋友只有花椒和韩静。花椒比钟婷大两岁,已经结婚好几年,是重庆云阳人,也算是半个老乡;韩静也是钟婷来北京以后认识的,贵州人,以前在贵州工作,本来有一个谈婚论嫁的小男朋友,但那个男人没经住诱惑,背着韩静找了另外的女人,韩静一气之下就跑来北京,只想离那个伤心的地方越远越好。

被伤过的女人往往都会在心理上发生一些变化,伤得越重,这种变化的越明显,韩静本来是个本本分分的小姑娘,对未来所有的打算都围着一个男人转,突然遭遇这样的变故,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自己所有的期待,所有的付出,一下子变得虚无缥缈,若有若无,事情的价值也都突然变得凌乱,从前觉得重要的事情,现在看来也没那么重要了,从前认为很在乎的东西,现在觉得都是可有可无的,从前不在乎的,现在看来,反而是最可靠的保证。

韩静本身长相甜美,身材匀称,再略加粉饰,看起来也颇为动人。来北京以后,也是做服装导购一类的职业,没事的时候就和朋友去夜店酒吧混酒喝,慢慢认识了不少形形色色的男人,其中不乏一些有点小钱的“成功人士”,垂涎韩静的姿色,韩静现在已经不再对爱情抱有什么期望,对这些追求者,但也不会投入感情,反而觉得主动权在自己这里,更加收放自如,让不少男人对她神魂颠倒。这样几年下来,因为积累了一批“人脉”,韩静也不用去上班了,该交房租的时候,在微信发一条“要交房租了,没钱怎么办”,就有好几个人打钱到卡里来,没钱花的时候,在微信发一条“打牌输了,欠了好几千,怎么办”,又会有人主动来还债,当然,这些钱也不是白花的,时不时得带其中之一回家过夜或者去酒店开房,这些有钱人都不傻,不会一直做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的事情。同时维持这么多关系还能处理得如此巧妙真不是一件简单地事情,但韩静却偏偏非常得心应手,我们不得不说,人是有天赋这么一种东西存在的,如果韩静从政,也许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政客,或是一名出色的外交官,但命运却常常不是按照人的天赋来安排的。

六月的北京已经有些夏天的味道,周日正好是钟婷休假的日子,中午吃过午饭,吴磊就到厨房去收拾了,钟婷躺在客厅的小沙发上,照例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给楚文文发了一条信息,楚文文很快就回复了:“在呀,我也是今天下午休息”。

钟婷:”最近忙吗?准备得怎么样了?“。

楚文文:”恩,我已经把店里的工作辞了,机票订的下周的,你要来接我啊“。

钟婷:”那一定的呀,哎呀,就算我不去,向博肯定会去“。

楚文文:”切,要不是你一直让我来北京,我会来吗,他来不来我才不在乎呢“。

钟婷:”是是是,你不在乎,那我喊他不用去接你了“。

楚文文:”爬嘛你,我男人不要你来使唤“。

钟婷:”啧啧,是谁说的对他没什么感觉的哦?“。

楚文文:”切切,不要你管“。

接下来的几十分钟里,钟婷又和文文聊了老家其他朋友的近况,无非是那个谁谁谁又去哪玩了,那个谁谁谁又怀孕了,女人之间永远有聊不完的话题,男人如果没什么正事,在网上扯不过十句。

楚文文是钟婷初中的闺蜜,初中毕业以后都到广州打工,后来钟婷来了北京,楚文文留在了广州,后又去了成都,在一个温泉当前台接待。钟婷自从来了北京,就一直怂恿文文也过来,每周至少会聊一次微信,跟文文说北京这多好那多好,赶紧过来一起上班一起玩。文文在广州的时候,钟婷就开始劝她来北京,那时候文文的父母也在广州打工,在皮包厂有稳定的工作,自己后来也进了厂,工作不是很累,收入一般,谈了个男朋友,比自己大6岁,已经住到了男朋友家里,开始打算谈婚论嫁的事情。文文在男方家里洗衣做饭什么都做,还没嫁过来就用自己的收入补贴家用,但是男方的家里还是对文文不是很满意,一直挑三拣四的,对文文也不好,晚上文文躲在被子里面哭,但又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男朋友似乎也对自己不冷不热的,反而经常帮着父母说话,文文开始有了离开的意思,但谈了两年的恋爱,不是说分就能分得,之前分分合合也好多次,最后都又回到原样,因为只要文文一离开,这个男人就会发现她的好,又去把她追回来,后来文文决定要彻底的离开他,就跑去了成都,换了电话,不回扣扣,不回微信,让这个男人怎么都找不到他,才真正走出来。

向博和文文从小就认识,比文文大几岁,自从文文出落成一个婷婷少女,就开始喜欢上了她。向博成绩很好,一路顺利大学毕业,在北京找了个工作,在家里成了很厉害的人物,很多老家的人都给他介绍对象,但他一直都没有答应,因为他始终记挂这那个从小懂事乖巧惹人疼爱的小姑娘,对别的女人一点没有上心,尽管从目前看来,文文学历不高,工作不好,向博则成了所谓的白领精英,但向博从来不在乎这些。向博自从知道了文文和前男友分手,就展开了对文文热烈的追求,平时在微信,扣扣上嘘寒问暖,常常打电话找她聊天,虽然分隔两地,他一有空就飞回成都看文文,给她买礼物,请她吃饭。照理说文文能遇到这么一个好男人,应该倍加珍惜才对,赶紧答应下来,别让他跑了,但是文文就一直没有答应,反而经常故意避开向博,对于朋友们的追问,文文对此给出的解释就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听起来似乎是个很玄妙的理由。不过爱情这个东西还就是这么玄妙,感觉对了,什么都不在乎,感觉不对,再怎么都不上心。人都是都感情的,虽然自己说没有感觉,但面对向博的狂轰滥炸,文文还败下阵来,尤其是那时文文又处于人生中的低谷,有这么一个人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心里总会产生点什么。

自从文文答应了向博,向博就一直让她去北京,再加上钟婷的软磨硬泡,文文也认真地把这个事提上了日程,五月末就跟店里面提了辞职,定好了去北京的机票。离开成都的前一天晚上,文文兴奋得睡不着,满怀期待地畅想着北京的生活,会遇到什么人,发生什么事,肯定非常有趣。但是人生往往远比期待中的更为复杂,每个人的故事都有自己的版本,缘分让一些人的故事交织在一起,成为一个个开心或者悲伤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