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kyHu Blog

Home MyGame MyApp About

巴西见闻

03 Jul 2017

​ 6.23号从北京出发,没想到第二次出国就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了,飞机上颠簸了快25个小时,跑到地球的另外一边,这种感觉也是挺神奇的。飞机上挺无聊,看了茨格威的《巴西:未来之国》,提前感受了一下这个神秘的国度。巴西这个国家对我来说并不完全陌生,从小看足球的人应该或多或少都会听说过大罗,小罗,阿德里亚诺之类的球星,巴西队在世界足球的声誉不亚于中国在乒乓球界吧。但那些都是活在荧幕前的巴西人,普通巴西人是怎么样的,心里面还是充满了好奇的。

brazil_park_1.JPG

(圣保罗的“奥森”公园)

​ 这次来巴西的主要活动范围是圣保罗,据说是南半球最大的城市,飞机到达圣保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多,等出了机场,天已经完全黑了,其实也才6点钟而已,这个时候在北京正是炎热的夏季,但圣保罗正是冬天。没研究过地理,反正说是冬天,其实平均温度也就15度,和北京的春秋差不多,看到接机人群里面还有很多短裙短裤短袖,心里重新定义了冬天这个词。到一个全新的国度旅行的过程中,也许会重新定义很多词,我觉得这也是旅行最有意思的地方吧。不过这次来主要是干活,所以谈不上旅行,不过好处是能接触到更多普通的巴西人,我觉得从体验来说应该是要远远好于纯粹的旅行。

brazil_park_2.JPG brazil_park_3.JPG

(酒店附近的另外一个小公园,早上10点左右,就已经有很多人来公园跑步,练瑜伽)

​ 坐上接机的大巴,一路向市区,我们预定的酒店在圣保罗的西南部,是圣保罗偏商业中心的区域,很多金融,银行,咨询公司都在这个地方设立办公地点,一路小睡,开大巴的大叔也不会因为我们是一群外国人就改变自己的开车方式,一路狂飙,不得不说巴西人开车真的很猛,急停急起,加上圣保罗的路况并不是特别好,坐车简直就是煎熬,经过后面几天上路测试的过程,更是有深刻感受,普通人开车也都是如此。另外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在巴西摩托车非常流行,而且路上是没有摩托车专用道的,所以大街上会常常看到路上一大群摩托车和汽车混在一起走的场景,尽管两种车都可以上路,但我在巴西待得两周时间里却没有看到一起交通事故,这种如此和谐的马路现象在北京是没法想象的。如果你曾经在一个有很多摩托车的红绿灯驻足,你会发现一个更有意思的事情,每当红灯亮起,摩托车们都会从各种缝隙中穿插到队伍的前面,等待红灯,绿灯亮起的那一刻,会看到类似各种竞速比赛中发令枪响起的场景,引擎轰鸣声四起,摩托车全都以最快加速起步,嗖的一声多骑绝尘。

church.JPG

church2.JPG

church3.jpg

(圣保罗大教堂,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一场类似音乐会的活动)

​ 到达酒店已经是晚上8点多,一干人在前台依次办理入住,很多人这次都是第一次出国,抄着半生不熟的英语,连猜带蒙可算办理完成,还好巴西的酒店前台大部分的英语水平尚佳,后来才慢慢发现,英语在巴西这个国家并不普及,大部分普通人都不会讲英语,去某些需要点菜的餐馆吃饭,基本上就是看图说话,没有图的东西就只能看运气了,点到什么吃什么。放好行李已经饥肠辘辘,大家约在酒店对面的一个小餐馆吃晚饭。大家刚到都还很兴奋,喝了点本地著名饮料guarana,胡塞了些不知名食物。由于在飞机上一直没怎么睡,当夜入睡很快,但还是由于时差问题,凌晨3点30左右就自然醒了,一直墨迹到早上6点多起床,收拾干净,下楼吃了早饭,去公司开始干活。

party1.JPG

(第一个周一的party,在很有氛围的小酒吧)

​ 公司干活的细节我就不描述了,挑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部分回忆一下。茨格威陛下的巴西人热情善良,并且比较注重生活品质,感觉大部分外国人的描述都是如此,我并不能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不同,在合作公司里的时候,只要会讲英语的,大部分人遇到我们都会主动打招呼和自我介绍,但也不是全部,也有很多人完全无视我们的,整体的外向程度巴西人应该是比国人要强的,但在后来他们的半年party上我也发现,他们内部的小团体现象应该也是非常严重的,通常工程师团队的人都和工程师的人一起混,相对来说,也比其他团队的人更内向,原来这在每个国家都是一样的。周一下午,两边的工程师团队做了各自的自我介绍,深刻感受到我大天朝的工程师英语水平和外国工程师的英语水平的差距,尽管巴西官方语言是葡萄牙语,但他们的工程师团队的平均英语水平应该是远高于我们的。整个自我介绍的过程也非常有特色,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语言限制,中国人的介绍普遍内容比较干瘪,没有太多的特色,巴西人很难区别我们。我尝试了更有个性地介绍了自己,讲述了自己曾经开发手游的经历,吹捧了一下lua,效果比较不错。后来有人遇到我,就会直接跟我打招呼,“hey , you are the game developer“。

lanch.JPG

(中午的工作餐,几乎每顿饭我们都吃得比巴西人多得多,但他们通常一天会吃很多顿)

​ 后来随着跟更多的人聊天,发现巴西的工程师的经历和国内很不一样,因为他们上学时期,需要在课堂上待的时间不长,一般就上午几个小时,然后就是自由时间了,所以很多人都是边上学就边开始工作了,费尔南多和Romulo是司机mis系统的两位程序员,费尔南多85年出生,但据说已经工作了17年,也就是15岁就开始工作了,Romulo告诉我,他也是18岁左右就开始边上学边在it公司实习了,他告诉我通过这种方式,他更能学以致用。也就是说,大学毕业的时候,人家就已经有4年工作经验了,对自己的兴趣,规划都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相比国内大学生毕业时候的迷茫,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让学生们提前接触实际的工作环境。最后,他俩告诉我他们的经历在现在的巴西也不是很常见,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完成大学了再去工作,但在他那个年代,还是有蛮多人这么干的。最后,费尔南多才85年,已经有第三任妻子了。。。。对了,当我告诉他们在中国,中学生一般早上8点上课,晚上9点半下课的时候,他们非常震惊,问我”how did you survive?“。

party2.JPG

(周六的烤肉趴,看到照片想起那个味道我都会流口水)

party3.jpg

(烤肉趴从中午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多)

​ 周一晚上,巴西人在一个很有气氛的酒吧举行了一个欢迎party,尝试了巴西啤酒,甘蔗酒,各种特色巴西食物。说起食物,我觉得我来巴西还算吃得惯的,我经常见的有三种类型的餐厅,一种是我们中午经常作为工作餐吃的自助餐厅,一个个大盘子装了各种吃得,大家拿盘子排队自选,最后称重结账,对,称重,这在国内也就张亮麻辣烫这么干了,但张亮麻辣烫的肉可没法和这边的比,巴西各种自助餐厅的肉都很好吃,新鲜,口感也好,怪不得巴西烤肉比较有名,一般我们中午吃自助型的餐厅,人均换成人民币30-60不等,挺有意思的是,他们有一类自助餐厅,是称重以后,如果大于16雷亚尔,就按16雷亚尔算,也就是超过16雷亚尔就是完全的国内式自助了,这么算起来真的很便宜。第二种餐厅是需要点菜的餐厅,菜品大多数是各种汉堡,或者我称之为巴西肉夹馍的东西,也有巴西盖饭(所谓巴西盖饭,一般就是米饭,加一块肉,加点薯条,再加点生菜),这种餐厅我觉得不太划算,因为吃下来也得人均4,50了,但没有自助型的好吃。第三种就是各种日料,寿司之类的,都有点小贵,没点什么菜就人均100多人民币了,吃过一次,味道还不错。比较蛋疼的是,一到周末,大部分商店都不开门,我不知道是我住的区是这样还是巴西都这样,周末就偶尔有第二类餐厅开门,所以也没有太多选择,只能吃巴西盖饭或者巨型肉夹馍,那个肉夹馍的size,真的是巨型,还得拿刀叉切着吃,非常狼狈。

meeting.JPG

(某天下午刚好遇到他们类似ceo与用户面对面的活动,同步youtube直播哦)

​ 来巴西的两周时间里,就经历了三次party,当然这也并不是巴西人开party的常态,有两次party都是特地为我们准备的,但通常来说,一两个月总有一次公司组织的party,朋友组织的party就更随意,所以平均来讲,一个月总有那么一两个party让你可以参加。巴西的趴体在我看来也分不同类型,有比较热闹的夜店类型的趴体,也有比较素的烤肉趴体。但无论哪种,所有参加的人都非常放松,或是跳舞,或者端着啤酒全场和每一个人打招呼聊天。我觉得这种开放轻松的氛围和国内的聚餐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我个人而言更喜欢巴西人的方式。在国内同事聚餐经常都会喝很多酒,搞得我每次压力都很大,周一的party进行到后半场,巴西人和我喝酒的时候,都会说,“No GanBei please”。

menu.jpg

(一脸懵逼的菜单,第一次点菜的时候,就只能直接指图)

​ 接下来的几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路上度过,巴西的小伙伴会在途中顺便给我们讲解各个地方有意思的事情,虽然有时候因为语言的关系,我们需要很费劲才能理解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愉快地聊天,我们甚至还互相交换两个国家的绕口令,后来我们都达成了一个共识,当我们用自己国家的语言说话的时候,对对方来说的感觉都是一直在重复同一个单词,和绕口令并没有多大区别,我们组一个叫Jeniffer的妹子特别喜欢学我们说话,后来她终于学会了一个字,“啥”,哈哈哈。哦,我也学会了一句葡萄牙语,来跟我念,阿布瑞噶多,意思是谢谢。

pixel.jpg

(偶然遇到建筑物上变成像素风格的白云,话说圣保罗是南美最大城市,人均收入和国内大城市差不多,但每天都是蓝天白云,北京what are you到底在弄啥呢?)

​ 在巴西,人生财产安全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出去路测的时候,巴西人会告诉你,不要在路边很招摇地使用手机,尤其是大屏幕iPhone,即便在车里,也建议我们不要同时露出很多台笔记本电脑和多个iPhone手机,我记得吃午饭的时候分别有两个小伙(可能是Romulo和Khalil)问过我,在中国,会不会有人掏出枪指着你抢你的东西,我很保守地说,很少见。但在巴西据说是很平常的事情,通过他们在叙述这个问题时候轻松的面部表情,我大胆推测这是一个很常见的问题,如果我跟朋友说一件很罕见的事情,一定会眉飞色舞的。这次巴西之旅倒是养成了一个好习惯,再也不会边走路边玩手机了。

street.jpg

(周日的时候,非常多人会到街上骑车或者慢跑,巴西人民真的很热爱运动,但足球并不是全部)

​ 周六的烤肉趴约定在下午1点开始,但差不多快2点的时候才陆陆续续有人来,后来一个叫Miguel的小哥告诉我,在巴西大家如果约party,那一般默认会晚到一个小时…..纳尼,难道书上看到的巴西人都非常守时都是假的。哦,还有,周一的party原本Miguel告诉我大约从8点持续到11点,实际他们一直玩到半夜2点半。。。。“Party never ends in Brazil”。听说为了准备这次烤肉趴,烤肉的小哥特地早上开车到自己的家乡,买了最新鲜的肉拉过来的,烤肉真的非常好吃!!!!国内的巴西烤肉绝对是假的!!!本地普通人烤肉的方式也非常简单,切成非常大块的肉,放在架子上,再撒上粗盐,原汁原味,但真的就是非常好吃啊。在整个聚会上能明显感觉到的区别就是,巴西人都是一小戳地聚在各个地方喝啤酒聊天,我们一群中国人都围在烤炉旁吃肉,一有新鲜的烤肉放上来,马上被我们一扫而空,哈哈哈哈,但不能怪我们,再说一遍,真的很好吃!!!吃饱喝足,和各种人聊了一圈,觉得应该快11点了吧,掏出手机一看,我勒个去才6点多。。。不是说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么,正当我和几个同事准备走的时候,一个hr小哥(真是记不得名字了)跑过来拉住不准走,还很伤心地跟我们说,“I am so sad,I think you guys don’t like me except him”,然后就指了指我,哈哈哈,我们都一脸懵逼,后来我想了下,估计因为之前Miguel介绍我和他认识的时候,他跟我说“I like kissing.We do the kiss in Brazil.We should do this.”,所以我就贴面亲了他两下……咱不能表现得太粗鲁,对吧。